钞票票票

Love is a kind of freedom.

[佣富]味觉失灵

·OOC

·吸血梗

·中二

·文风精神分裂

·画画的不好好干活系列






  

      突然间富豪除了苦味什么都尝不出来了。


      他试遍了赫布里底城里的一切食物,无一例外都是强烈的苦味。

      糖果和药片的口味无异。果汁像浓缩到极致的高纯咖啡。


      此后他每天强忍呕吐的冲动,只吃少量的食物维持生命,喝大量的水试图冲淡口中的苦涩。


      实在是一种折磨。


      外敌讨伐的战斗结束后,富豪搀扶重伤的佣兵进了房间。


      在佣兵睡着时,富豪捏着绷带盯着佣兵手臂上还在渗血的伤口。一瞬间,他放下绷带,鬼使神差地用手指沾了佣兵的血液送进了嘴里。


      是甜的。

      太久违的甘醇。

      美味极了。


      富豪竟不住地颤抖起来。

      他突然有点想哭。


      “呃⋯⋯"

      不知道什么时候醒来的佣兵用他紫色的瞳孔注视着突然僵住的富豪。


      “我的血怎么了吗?”

      “⋯⋯不⋯⋯我只是⋯⋯⋯⋯”

      难得失措的富豪,最终还是不得已告诉了佣兵自己的糟糕境况。 





      富豪亚瑟味觉失灵,这件事只有他自己和佣兵亚瑟知道。


      每每看着富豪在餐桌前不动声色地往嘴里塞着食物,佣兵总是想笑又有点心疼。






        “我测试过了,只有你的血是甜的。无论是动物还是其他人还是我自己的血,味道都很奇怪。”富豪双手十指交叠放在桌上,眼睛直直地盯着桌面。


        “我有点好奇你是怎么测⋯”倚靠在窗户边的佣兵皱紧了眉。


        “我们做个交易。”富豪强行打断了他的问句阻止他再问下去。“我每个月付你平常任务五倍的佣金。”富豪格外认真,“饕餮之欲长时间得不到满足,也很影响战斗。希望你谅解。”






        自此以后,时常会有骑士看到佣兵亚瑟在午夜出入富豪亚瑟的房间,并且佣兵身体裸露的部分总会出现大大小小的伤口。

        骑士们私下议论着富豪的气色和心情都比之前好了些。

        四位亚瑟的菜单中突然间多出了无数肉类料理,据说是富豪特地嘱咐了乌莎哈近期有人需要补血。盗贼和歌姬已经吃到脸色发紫,佣兵倒是吃得开心。


       






       今天这场战斗格外吃力。


       富豪还没能熟练运用吸引敌人伤害的卡牌,但看到那个在前方努力输出的人伤势严重,他还是义无反顾地召唤了吸引伤害的骑士,并示意歌姬尽力治疗那个正拼死输出的人。


       随着机器人倒地的轰鸣声,强壮的佣兵一言不发地转过身,把跪在地上意识恍惚的富豪扛在了肩上,快速向城中走去。


         跟在后面的歌姬担心地看着一动不动挂在佣兵肩上的富豪,他正随着佣兵的辫子一起上下晃动。 盗贼朝佣兵大喊:“喂!运送伤员应该用抱的啊!你这蠢货!”




      推开富豪房间的门,佣兵尽量轻柔地把肩上昏迷着虚弱不堪的人放到了那张大床上。


       不怎么会照顾人的佣兵先生就这么站在床边,呆呆地望着富豪略显苍白的脸孔,金色的头发,精瘦的身躯。

       就这样过了好久,佣兵才想起要叫歌姬和乌莎哈来帮富豪疗伤。


       “喂……”

       佣兵转过身,紫色的眼睛正对上一双火红的眸子。

       “你醒了?我还以为你伤得很严重所以我正准备⋯”


       富豪没有说话,仰躺在床上侧着头直直地盯着佣兵。


       一阵长久的沉默。

       富豪吞咽唾液的声音和上下滑动的喉结让室内的气氛变得诡异尴尬又暧昧。


       佣兵好像终于懂了什么。

       这段时间因为外敌频繁入侵,大家都过于疲惫,富豪大概已经有一个月没有得到血液的馈赠了。


       他从富豪的枕头下抽出了那把再熟悉不过的匕首, 熟练地在自己食指上划开了口子,然后把食指送到了富豪嘴边,诚恳地邀请他食用。

       富豪张开干涩的嘴,毫不犹豫地含住了面前的这根手指。

       舔舐,吮吸,吞咽,啃咬。


       房间里安静得可怕,只有液体流动碰撞搅合的声音在清晰地回响。

       佣兵感觉指尖发麻,思绪也不是很清楚。


       “不够啊……”

       “再来一点。”

       “我还需要更多。”

       这样的声音在富豪的脑中密密麻麻地叫嚣着,绞弄着他最后的理智。

       于是他更用力地去吮吸那根手指,好像要把它的主人榨干。

 

       日思夜想的甘美的铁锈味不断在富豪的口腔中扩散,溶解,逼迫他的大脑停止思考,催促他去遵从本能。

      


       液体暧昧的声音戛然而止,随之而来的是一连串的碰撞声,喘息声,布料摩擦的声音。


       当佣兵回过神来,他正仰躺在富豪的大床上。富豪跨坐在他身上,焦虑地喘息着,右手高举着那把沾满了佣兵的味道的匕首。

      二人的头发、衣物、呼吸,以及现在正发生的事情,一切都那么凌乱。

      

      “冷静点。”佣兵用他健壮的手臂轻而易举的钳制了那只握着匕首的手,出奇平静地望着他上方的人。

      “再给我……不够………………根本不够……更多……”富豪咬着自己发白的嘴唇,失神地呢喃,身体轻微颤抖,喘息声愈加粗重,不停放大的血红色的瞳孔把视线牢牢钉在佣兵的脖颈上。


      佣兵凝视着眼前这个此时此刻毫无绅士风度的,太过真实的富豪亚瑟,思索了一会。

      接着佣兵侧过头,一只手摘下富豪的镜片,另一只手紧握住富豪那只颤抖的,冰冷的,持着利刃的手,牵引着它,在自己脖颈上不致命的位置,不轻不重地划下了一道伤口。

      鲜血渗出的一瞬间,佣兵顺手把匕首掷向了房间的角落。

      然后富豪不假思索把头埋进了佣兵的颈间。

      趴在佣兵结实的的身体上,呼吸着浓重的雄性的味道,饥渴地用舌头搜刮着那道伤口,感受甜美的血液不断涌出。

      

      佣兵任由他在自己颈间肆意妄为,抬起一只手轻轻安抚他,梳理着他迷人的金发。

      富豪灼热的呼吸扑在佣兵的伤口周围。距离太近,任何吞咽和吮吸的声音都听得一清二楚。佣兵吞了一下口水,用力地揉了揉富豪的头发,他感觉此时的富豪就像一只饿了很久的小动物。


     “快要窒息了。”两个人都这么想。 


     液体的声音再度在这个房间回响,夹杂着两个人粗重的喘息声。



       不知道过了多久,享受够了那份甘美,终于填饱了肚子的富豪努力支撑起自己的身体,有些恍惚地确认着刚才到底发生了什么。


       “你还好吗?”佣兵依然躺在床上,顺手摸了摸自己脖颈上已经血液凝固的伤口。


       富豪竭力使自己平静下来。


       “……嗯。抱歉,失态了。这次会支付给你更多的报酬。”站起身把镜片佩戴好,富豪的语气又恢复了往日的疏离。

      刚从床上坐起来的佣兵,注视着背对着自己的富豪,无意中瞥到了他通红的耳朵。

      佣兵突然“噗嗤”一声笑了出来。


       “不用了,我的报酬啊你付不起的。”

      佣兵站起身拍了拍富豪的背,径直朝门口走去,不回头地朝身后的人挥了挥手

       “也许你可以考虑用你自己抵押。”


       随着房门“啪”地关闭,富豪叹了口气,一只手扶着额头,遮起了自己泛红的脸。


      

       


       第二天,富豪的味觉恢复了正常。


       付清了佣金,富豪带着谢意向佣兵说明了情况。甜点和糖果终于不再是药物的味道,富豪在餐桌前终于也不再那么痛苦了。


       只不过唯一对此失望的人是佣兵亚瑟。


       在餐桌前缺乏食欲的人换成了佣兵。他一只手撑着脑袋,另一只手捏着叉子搅拌盘子里的土豆泥,眼睛却一直望着对面专心享受食物的富豪。

      

        “好吃吗?”佣兵耷拉着眼睛发问。

        

        对面的小少爷放下刀叉,优雅地擦了擦嘴角:“非常美味。”


        “也许我这儿有更美味的东西呢?”


        富豪低垂着眼帘没有回答,折叠餐巾的手指也没有停下。

        

        直到餐巾整齐地躺在餐桌上,富豪终于带着笑意抬起头对着略显消沉的佣兵。


        “那你可以晚上送到我房间来。”

    





END


评论(8)
热度(149)

© 钞票票票 | Powered by LOFTER